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帝世无双 > 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现在,谁还质疑?

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现在,谁还质疑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被羞辱,对于那些老一辈的盖世强者来说,似乎不算什么。
  虽然他们也是要面子的,但是和利益比起来,面子什么的都不算什么了。
  如果要是利益足够的话,那么就算是让他们在这里唾面自干,这些顶尖强者也是可以做到的。
  当然,也是有着例外的,就好像是墓一般,这就是属于那种死要面子的。
  只要面子给到,啥玩意都好说。
  而这些年轻的盖世妖孽们,就和墓差不多的。
  他们出生到现在,一路修炼过来,不说顺风顺水,但基本上都没有经历过什么太大的波澜。
  而且,这些盖世妖孽一尊尊都是从生来就有着无数资源的供应,他们从来不会因为缺少什么而发愁。
  所以,自然不会因为资源因为利益什么原因,而放下自己的面子。
  对于这些盖世妖孽而言,天大地大,面子最大!
  如今被夏渊这样公开羞辱,这让那些盖世妖孽怎么会接受呢?!
  虽然吧,这些支脉之中的盖世妖孽,本身来到这主脉之中,就是已经做好了丢面子的准备,毕竟这主脉之中的盖世妖孽何其之多,任何一尊走出都是无双的,是超越他们的。
  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,夏渊会这样在公开之下,如此的羞辱,甚至是羞辱他们全部!
  如果只是单独羞辱一两尊的话,那么或者这些盖世妖孽不会如此义愤填膺,但一次性羞辱将近三十万!
  这就让那些盖世妖孽有着底气了!
  当然,最最重要的一点,还是因为羞辱他们的是夏渊!
  夏渊是谁?!
  此刻经过之前那尊盖世妖孽的一顿分析,夏渊这两个字,于那诸多盖世妖孽眼中,已经成为了造假黑幕的代名词了。
  这货,没有什么实力,却凭借自己不知道哪里的关系,不仅仅成为了第一,甚至还拥有足足四百三十万的积分!
  这让那些盖世妖孽,在怨恨的同时,也充满了各种的羡慕嫉妒!
  恩,没错,各种综合交织之下,让这些盖世妖孽真的有些爆炸了。
  不过,现在他们始终还是在忍耐着。
  因为,对方真的是有身份的人啊…
  其他不说,仅仅只是一个墓的存在,就足以让他们永无出头之日!
  俗话说得好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莫欺少年穷。
  恩,现在你的对我爱答不理,明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!
  这就是此刻那些盖世妖孽自我安慰的话语。
  眼见这些盖世妖孽这样都没有任何行动,夏渊是真的有些失望。
  不是因为对于这些盖世妖孽没有血性而失望。
  他们有没有血性,关他夏渊什么事啊。
  夏渊在意的,是这些盖世妖孽没有动手,那么他夏渊就没有办法证明自己了。
  所以呢…
  夏渊想了一下,只能继续开口刺激了。
  “真的是一群废物啊!”
  “被我这样辱骂,你们竟然连反抗都不敢?”
  “我知道你们在忌惮什么,不过这里我可以保证,这件事情一切都是由我自己来处理!”
  “就算是事后,我的老师也绝对不会去报复什么!”
  “毕竟…”
  夏渊看了一下虚空之中肉身一脉的脉主和能量一脉的脉主,眼神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。
  而这一刻,那诸多的盖世妖孽似乎有点恍惚。
  是啊…
  现在虚空之中的顶尖大佬,可不仅仅只有墓这尊元神法师一脉的脉主一人。
  可是还有着另外两大主脉的脉主啊!
  如果说墓可以徇私的话,那么另外的两大主脉脉主呢?
  这些盖世妖孽可都是知道的,不管在任何的道统传承之中,三大主脉的存在,相互之间从来都没有和谐过,毕竟宗门的资源就是这些,给你这一主脉多一点,其他的主脉就少一点。
  所以,相互之间竞争无比的激烈。
  而在净莲天台之中,也是同样如此的。
  如果要是不能压制其他的主脉,那么自己主脉的资源就会相应的减少。
  因此这些主脉之间,绝对是不可能做到和谐相处的。
  这,也是那些当权者没有办法的事情啊。
  此刻,夏渊的话让那诸多的盖世妖孽都是意识到了什么,而那尊直面夏渊的盖世妖孽更加是明白,这是自己的机会。
  所以此刻那尊盖世妖孽毫不犹豫的看向了两大主脉脉主:“恳请冕下为我们做主!”
  两大主脉的脉主面无表情。
  说实话,哪怕就是痛失夏渊的肉身一脉脉主,此刻也是站在夏渊这一边的。
  他们的心思和墓一样,别说只是区区三十万盖世妖孽了,就算是三百万,甚至三千万的盖世妖孽,在他们眼中也完全没有办法和夏渊相提并论。
  不过现在…
  为了净莲天台的声明,当然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也看出来夏渊的意图了。
  虽然不知道夏渊的目的和做法,但此刻夏渊明显是打算让这些盖世妖孽自己闹腾起来啊。
  既然如此的话…
  能量修炼者一脉脉主缓缓开口:“尽管去做,我们在…”
  尽管去做,我们在!
  仅仅只是七个字,就表明了能量修炼者一脉脉主的态度。
  而此刻那尊盖世妖孽大喜,甚至面容之上都是一片开心激动的色彩。
  他知道,这些主脉之间竞争果然是无处不在的,但凡是可以压制对方的机会,这些存在都不会放过的。
  想着想着,那尊盖世妖孽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因祸得福了。
  恩,没错,就是这样的!
  他一尊只是中阶帝耀的盖世妖孽,别说是在这一次的诸多弟子之中了,就算是在那些支脉的弟子之中,都是平平无奇,算不得什么的。
  如果想要出手,基本上是没有丝毫的可能。
  可这一次,借着夏渊的这一次机会,他算是露脸了,在这三大主脉脉主,在这净莲天台真正的顶尖之中的顶层面前,他算是狠狠的出名了。
  恩,虽然这样的代价是将墓这尊元神法师一脉脉主得罪狠了。
  但却在另外的两大主脉脉主心中留下了‘深刻’的印象!
  反正这三大主脉之间,本身就是水火不容的。
  既然如此的话,而且他又不是什么元神法师一脉的成员,所以得罪就得罪吧!
  为此,换来两尊主脉脉主的‘好感’,这一波不仅仅不亏,甚至还是血赚!
  想到这里,那尊盖世妖孽心里顿时美滋滋的。
  他觉得,自己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将夏渊背后的那张黑幕彻底的撕开。
  如此来,才能够让元神法师一脉彻底的丢脸丢干净!
  而到时候,想来两大主脉的脉主,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了。
  想到这里,那尊盖世妖孽甚至莫名的激动起来!
  于是乎,那尊盖世妖孽看向了其他的诸多弟子,一瞬间变的开始慷慨激昂起来。
  “大家听到了没有!”
  “两位伟大的冕下,都是支持我的,都是支持我们的!”
  “他们,也不希望伟大的净莲天台名声,因为一些败类而蒙羞!”
  “他们,会站在我们身后!”
  “我们还担心什么呢?!”
  看着诸多的盖世妖孽,那尊盖世妖孽继续说道:“而且,我们可都是真正的盖世妖孽,虽然无法和血池炎侯殿下这样伟大的逆天妖孽相比,也比不上主脉之中走出的那些至强的妖孽们。”
  “但我们,都是各自区域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,我们今天的成就,都是我们一步步在生死之中闯过来的!”
  “虽然我们无法和那些伟大的妖孽们相比,但我们也有属于我们的骄傲!”
  “如今,我们的骄傲,就这样被一个废物羞辱唾弃,甚至放在了地上狠狠的践踏!”
  “我们,可以接受吗?!”
  “如果我们还不作出什么反映来,那么我们,还算是什么修炼者!!”
  夏渊看着那尊慷慨激昂的盖世妖孽,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。
  这货也算是很厉害了。
  都到了这样的时刻,还不忘记舔一下血池炎侯和主脉的那些盖世妖孽,果然是奇葩啊!
  不过,那尊盖世妖孽这一番煽动,显然是有些效果的。
  当然,那些盖世妖孽也不是白痴,不会因为这些所谓的理论而义愤填膺直接不顾一切后果的出手。
  他们此刻所以心动,其实还是因为那尊盖世妖孽之前的话,还是因为两大主脉脉主的态度!
  是的,这些盖世妖孽也不是白痴,稍微想了一下就算是明白了。
  主脉之间,肯定是斗争的。
  而此刻这两大主脉脉主走出来,特别是那坚定无比的七个字,更加足以说明他们的态度了。
  既然如此的话,那么…
  这些盖世妖孽都明白,这可是一个在两大主脉脉主之前刷好感度的绝妙时机啊!
  这样的机会,要是把我好了,在这两大脉主面前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,那么不起对方记住自己的存在,但起码在关键时刻稍微想到一下,那么自己等人就可以得到无数的好处。
  所以…
  终于,一尊盖世妖孽直接站了出来:“我觉得,他说的对!”
  “我们净莲天台,放眼整个秘煌天,也是最为公正的道统传承!”
  “声明响彻秘煌,就算是其他诸天的道统传承,谁提到我们净莲天台不是啧啧称赞!”
  “如今我们作为净莲天台的一员,绝对不能允许净莲天台的名声就这样被那些阴险的,依靠关系的废物破坏!”
  此刻那尊盖世妖孽也是同样变得慷慨激昂,那种激动的神情,好像和夏渊有着夺道之恨一般!
  看到这一幕,夏渊也是有些无语。
  他知道,这些盖世妖孽在什么都不清楚不知道的情况之下,要猛刷一波好感了。
  只是…
  这好感,真的可以刷的起来吗?
  显然,其他的那些盖世妖孽也意识到了这些,第一尊第二尊已经出现了,于是乎其他的那些盖世妖孽也都纷纷站了出来。
  明显,职责夏渊,将夏渊真正面目给爆出来,这才是如今的大势!
  恩,在那些盖世妖孽眼中,这就是煌煌正道,是天地大势!
  唯有不断的针对夏渊,虽然会狠狠的得罪墓这尊元神法师一脉的脉主,但却可以讨得另外两大主脉脉主的欢心!
  本身,开口的这些盖世妖孽就和元神法师一脉没有任何关系,所以无所谓得罪不得罪了。
  所以,一时间群情有些激愤。
  不过,这其中却不包括那些顶尖的盖世妖孽。
  因为他们是知道夏渊实力的,知道这尊看上去平和无比,安静无比的盖世妖孽,一旦真的陷入到疯狂之中,将会是多么的恐怖。
  虽然对于夏渊可以得到四百三十万积分还是有些不相信的,可是对于夏渊的实力,这些盖世妖孽却不会有丝毫的质疑。
  只是…
  知道这真相的盖世妖孽,终究还是少数。
  所以,短短的时间之中,无数的妖孽已经疯狂了。
  整个天地之间的,都是那种疯狂的呐喊。
  基本上那剩余的将近三十万支脉弟子,除了那些法师之外,其他的都是开口了。
  气氛,是会传染的,特别是对于这些年轻的妖孽弟子而言更加如此。
  当这种气氛爆发出来之后,就真的成为了一种大势了…
  那尊盖世妖孽得意洋洋的看着夏渊,似乎想要看看夏渊是怎么打算的。
  夏渊,此刻笑容已经消失了。
  脸上,出现了一种说不上是嘲讽还是叹息的色彩。
  “我原先以为,蠢货应该不会那么多的…”
  “可是没有想到…”
  “哎…”
  夏渊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  而那尊盖世妖孽微微一愣,显然夏渊的表现和他想象之中完全不同啊!
  在那尊盖世妖孽看来,现在的夏渊应该是惶恐不安的才对。
  但显然,不是这样的。
  夏渊,竟然是如此的强势,似乎没有受到一点点的影响一般。
  不过…
  要是之前的时候,那尊盖世妖孽或者还会担心,但现在!
  一切的大势已经站在了自己这边,他还有什么需要在意的呢?
  所以——
  “夏渊,和你成为同门,简直就是我此生最大的耻辱!”
  “只要我净莲天台还有你一天,那么就是对净莲天台最大的侮辱!”
  此刻那尊盖世妖孽说的义正言辞,双眼之中都是那种充满了正义的色彩。
  他的身后,他的下方,无数的盖世妖孽都是同样在喧哗,似乎夏渊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,让这些盖世妖孽已经愤怒到了极致。
  而看到这一幕,虚空之中的两大脉主似乎想要开口了。
  他们觉得,这样针对夏渊就有点过分了。
  其实,对于夏渊是否可以得到四百三十万积分,这两大脉主是相信的。
  他们之前可是看到过后期的时候,夏渊斩杀那些虚幻秩序生灵的速度,而那时候夏渊的积分应该已经无比可怕了。
  至于说最后的几天时间…
  那一段时间,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。
  这也是正常无比的,因为每一次这秘境开启,一旦到了最后时刻都是如此的。
  不过,这些脉主也猜测,是不是那段时间之中夏渊斩杀了很多的强大极致虚幻秩序生灵呢?
  别人不行,夏渊却是可以的。
  所以,他们都是相信夏渊的。
  毕竟,夏渊根本就没有作弊的可能。
  之前,如果不是夏渊的示意,那么也许他们甚至不会出头,做出任何这样的指示来。
  而现在…
  就在这两大脉主打算开口的时刻,一边的墓声音却突然响起。
  “我的弟子,既然说要自己去处理。”
  “那么,我相信我的弟子!”
  “希望你们,也相信我的弟子…”
  听到墓的话,两大脉主都是有些无语。
  夏渊是你的弟子,他们是知道的,但你用得着这样说个没完没了吗?
  不过现在,已经无所谓了。
  因为他们看到,夏渊动了…
  面对那群情激愤,甚至已经开始有些疯狂的诸多盖世妖孽,夏渊只是缓缓的走动,就这样朝着那尊盖世妖孽缓缓走去。
  而此刻那尊盖世妖孽看到夏渊的行动,楞了一下之后,也是瞬间认真起来,无数的气息不断蒸腾。
  显然,他认为夏渊这是要打算动手了。
  事实上,夏渊是那种一言不合就随便动手的人吗?
  答案,自然是肯定的…
  所以…
  “说实话,如你一般的废物,其实是没有资格让我出手的。”
  夏渊的声音无比的平静,但是其中的内容,却让那尊盖世妖孽有些愤怒。
  “这一次,算是你幸运吧。”
  “不然的话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——”
  “自己是多么的渺小…”
  那尊盖世妖孽没有愤怒。
  不是说那尊盖世妖孽不愤怒,而是因为此刻,他已经消失了…
  虚无?
  不会的!
  如果这些盖世妖孽是敌人的话,那么他们这一次的消失,肯定就是彻底的寂灭了,是永远都不会出现的消失。
  但现在…
  这所谓的消失,只是夏渊将对方弄晕之后,之后随便丢到了不知道什么的角落之中。
  恩,起码三五天的时间之中,是醒不过来了。
  诸多的盖世妖孽都是愣住了。
  他们甚至没有看到夏渊是如何出手的,那尊盖世妖孽已经就这样消失了。
  虽然说,那尊盖世妖孽不算是什么巅峰强大的盖世妖孽存在,甚至在诸多的盖世妖孽之中,那些支脉的弟子之中也只是十分一般的存在。
  但这毕竟是一尊盖世妖孽啊!
  可现在…
  诸多的存在甚至没有看到夏渊是如何出手的,就直接将这一尊盖世妖孽弄的消失了…
  此刻,已经有很多的盖世妖孽意识到,夏渊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,只是依靠背景才成为第一的。
  他,必然也是有着一定实力的。
  虽然说在这些盖世妖孽眼中,夏渊为了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,甚至放弃了自己的未来,但是在当下而眼,夏渊还是无比可怕的。
  这一刻,那些喧哗声已经小了不少。
  而夏渊,依然还是安静的走着,缓缓的走着。
  就这样在诸多存在诡异的眼神之中,走下了虚空,就这样直接走到了那诸多的盖世妖孽面前。
  那一刻,夏渊的笑容,重新绽放了。
  “说你们是废物,并没有冤枉你们…”
  “一群,白痴一般的废物…”
  显然这些盖世妖孽也没有想到,都到了这样的时候,夏渊依然还是敢如此放肆的挑衅。
  不过,就在他们打算说什么的时候,夏渊的声音却又一次响起:“如果,你们不是我净莲天台的弟子,那么这一次…”
  “你们都已经死人了…”
  夏渊的声音平淡,面容之上也是带着笑容,可是当死人这两个字出现的时刻,诸多的盖世妖孽却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杀意,从夏渊的身体之中出现了…
  瞬间,冲天而起,瞬间爆发于整个天地之中,瞬间让整个时空之中,都是充满了那种凌厉无上的杀伐意志!
  颤抖了!
  是的,无数的盖世妖孽,此刻都颤抖了!
  就算是虚空之中的墓等人,此刻眼中也是出现一丝凝滞的色彩!
  这杀意…
  实在太过可怕了。
  没错,就算是在墓等人的眼中,夏渊身上的那种杀意,也是实在太过可怕了!
  拥有这样杀意的存在,有!
  而且,他们也曾经见识过。
  但那些存在,无一不是修炼杀戮一道,无一不是成名许久,无一不是属于一些老不死了!
  而从一尊年轻无比的身上,出现这样可怕极致的恐怖杀意,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啊!
  之前看到夏渊在那秘境之中的表现,这些净莲天台高层就很清楚,夏渊绝对不是什么室内的花朵,不是那些被浇灌培养出来的。
  夏渊的战斗经验,战斗意志,这些都不是培养就可以做到的,唯有经过无数次的战斗,经历无数次的生死之间的磨砺,或者才可以培养出这样的战斗意志和战斗智慧吧。
  但是,他们却不曾想到,夏渊本身的杀意,竟然浓郁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!
  这,甚至已经不能用杀意两个字来形容了。
  这,简直就是杀道!
  是的,这种庞大的杀气,这种冲天的杀意,已经可以用道来形容了!
  诸多的盖世妖孽看着夏渊,眼中出现了惊恐的色彩。
  谁也没有想到,之前看似那和善无比,始终都是带着笑容,也只会嘲讽别人的夏渊,当绽放出那种可怕杀意来的时候,竟然会是如此的可怕恐怖!
  这,这,这!
  这一刻,有很多的盖世妖孽都是已经开始后悔了。
  他们知道,自己等人还是小看夏渊,将夏渊当做了那些依靠关系进入到这净莲天台之中的妖孽了。
  显然,就算是有着可怕的背景关系,但夏渊自身的存在,绝对也是一尊令人发指的极致强者!
  是的,就是强者,而不是所谓强大的妖孽!
  妖孽所以是妖孽,就是因为那些妖孽,不曾经历无数次的生死之间徘徊,他们也只是妖孽。
  妖孽很多时候,是一种感叹的称呼,但强者这两字,却不是妖孽可以匹配的。
  因为,强者都是战斗出来的,都是经历无数杀伐才走出来的。
  一尊养道初阶的存在,经历无数杀伐之后的存在,可以称之为强者。
  但如果没有经历过足够的战斗,哪怕就是少年至尊战力养道初阶存在,而已只是一尊妖孽而已!
  夏渊,如今这尊年纪轻轻,甚至比起他们其中全部的盖世妖孽都要年轻的存在,却已经有资格称之为强者了!
  夏渊看着那诸多的盖世妖孽,笑容依然还是如此的清晰,不过如今这笑容在诸多盖世妖孽眼中,却充满了一种冰冷,充满了一种邪魅。
  “如果说鲁莽还可以被原谅的话,那么愚蠢,就是真的无药可救了。”
  “你们,难道没有发现他们,始终都没有附和的吗?”
  夏渊伸出手,就这样指了一下不远处的那些盖世妖孽。
  那些,主脉之中走出的盖世妖孽!
  自始至终,那些主脉之中走出的盖世妖孽,始终都是安稳如一,不管那尊盖世妖孽如何煽动气氛的时候,他们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异样色彩。
  之前就坚定的那些盖世妖孽,始终都是如之前的时候一般。
  听到夏渊的话,那将近三十万的支脉之中的盖世妖孽似乎想到了什么,一个个面色都是开始诡异起来。
  不过,如今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。
  夏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  看着这些所谓的盖世妖孽,他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。
  是的,在无数生灵眼中,这些盖世妖孽都是高高在上,是他们永远都无法触碰到的,永远都无法企及的。
  但在夏渊这里…
  甚至夏渊都不想出手,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资格。
  如果不是刚刚来到净莲天台之中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老师他们都在这里,如果不是他夏渊最近心情不错的话,那么夏渊根本不会啰嗦那么多。
  “这一次,就当是给你的教训吧…”
  声音落地的时刻,夏渊瞬间直接冲入到了那一群盖世妖孽之中。
  而此刻,诸多的盖世妖孽才终于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,那无数的存在,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!
  虚空之中,墓震撼,那两大主脉脉主震撼,那五尊净莲天台长老震撼,甚至诸多主脉之中,知道夏渊实力的顶尖盖世妖孽,同样也在震撼!
  夏渊,夏渊这是!
  夏渊这是要一人之力去对抗这足足三十万的盖世妖孽!!!
  疯了吗?
  这是诸多盖世妖孽和存在脑海之中的第一反应。
  他们感觉,夏渊一定就是疯了!
  如果不是疯了,夏渊又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来呢。
  一人之力,撼动这足足三十万的盖世妖孽,这是正常人可以做出来的事情吗?
  是的,夏渊的实力无比强大,但就算是在强大的存在,面对足足三十万顶尖妖孽,那最终的结果也是失败啊!
  要知道,这可是三十万尊盖世妖孽,是最最顶尖的盖世妖孽存在啊!
  任何一尊的,都是有着可怕底蕴的,也许只是单一的存在,面对夏渊的时候瞬间就会失败,会被夏渊直接镇压。
  哪怕就是十尊,一百尊,一千尊,甚至是一万尊,最终胜利的一定就是夏渊,这一点诸多的盖世妖孽是不会怀疑的。
  但如果是足足三十万的话…
  夏渊可以支撑到那个时候吗?
  甚至,如果要是这些盖世妖孽爆发出自己的极致底蕴来,夏渊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呢?
  久远之外,血池炎侯眼中猛然间爆发出了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彩来!
  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,夏渊会如此的强势疯狂,竟然会选择一人之力对抗这足足三十万的盖世妖孽!
  这,是最直接的办法!
  没错,不用去管什么对错,不用去狡辩什么。
  用自己的实力来说明一切,这是最简单的说明,最直接的说明,也是最为强势的说明!
  可这样的直接办法,虽然号称最有效果的,但如果要是失败的话,那么带来的后果也是不可想象的。
  毕竟,一旦展示失败,那么也就意味着你等于侧面的承认了。
  不过,夏渊的存在却不同。
  因为夏渊需要的,并非是一定要战胜全部的对手,他只是需要展现出来自己强大的实力,那么一切就可以了。
  这一点,诸多的存在还是清楚的。
  只是…
  此刻夏渊选择的对手,实在有些夸张了!
  足足将近三十万的盖世妖孽啊!
  这一点,血池炎侯很清楚,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!
  虽然夏渊比起他来强大很多很多,甚至强大到让血池炎侯绝望,连一丝追赶的希望都没有,但如果要是面对将近三十万尊盖世妖孽的话…
  真的太难太难了。
  毕竟那些盖世妖孽,都是有着属于自己底牌的。
  他们面对夏渊的时候,必然是不会坐以待毙的。
  如果将近三十万的妖孽都被夏渊自己一人打碎的话,那么对于那些盖世妖孽而言,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巨大冲击,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失败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